落梵

杂食性选手,想到什么写什么,无所畏惧

『魔道祖师衍生文』当蓝家后人穿越到千年之前 第四章

啊啊啊啊啊啊啊!叔父好像有点ooc了,阴虎符灵的名字为随便取得,不要介意行不行?/眨巴眼递糖







『 这个故事的结局,他们大概都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吧。』


  他们望着她,没有说什么。


  "那个…染微姑娘,那里面的……"蓝景仪有些尴尬的走了出来,摸了摸发梢,道。


"嗯,"她重重地点头,"是的啊…那些事情,那个女孩,还有他…"她的眼神逐渐落寞下去,阴暗无光,似乎回想起来了什么,摸着头顶的发饰,迟迟不愿松手。




  一边的几人看见了,也知趣地没再说什么,只是接着静静地望着她。




  ——『此女以后,必不会祸乱世间,反之,则会名扬四海.』只因她有情有义。


  "得了得了,小丫头,别这个样子,看着怪不适应的。"从阴虎符里钻出一个影子,化身成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的样子,黑衣黑发,红瞳纤长,怨气缠身。



  她看起来有点惊讶,随即是想起点事,又对着小男孩相视一笑。


  "小老头子,睡了这么久,终于醒了?"


  "不然呢?"他将头偏向一侧,"如果我不醒来,你这死丫头不就粉身碎骨,那小子就算有再多的本事也找不着你。"他"哼"了一声,道。




  "好好好,您老人家最厉害了,您看,那位。"蓝染微笑着抬颔示意,正对魏无羡的方向。


  那小孩一见,便扑过去,趴到魏无羡的怀中。


  "主人!阿苻好想你!"


  伴随着魏无羡一脸惊诧的神色外加蓝忘机那把小孩戳了千百刀的眼神,她将小孩拉了回来。


  "这个…魏前辈,他其实是阴虎符中因怨气生成的符灵,所以说他可能一千多年没看见自己主人,有些激动。。。"『有了主子就不要我了是吧,好歹当年还是你求着说要我当你主人我才答应的。』




  "阴虎符灵?!"众人一惊,去看那小孩,确实,在衣服上若隐若现的闪着[阴虎符]三字。


  "等等,可是我现在这阴虎符,没有一丝一毫的生命迹象啊?"魏无羡猛然说道。


  "那是因为我这个时候才刚刚有了一丝神识,并不是太明显,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将她送来这里的根本原因。我只能将她送到这里。"符灵说着,脸上的神色变得沉重。


  『这个丫头,天生命硬,在她周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过。』他传音与众人。


  "染微姑娘,不知怎么以后,有何打算?"蓝曦臣温声说着。


  "我不知道,我现无父无母,无依无靠,身边的人,全都不在。"她愣了,望着门外发呆。


  "留下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留下来,再为以后做打算。"是蓝启仁的声音。双壁吃了一惊,他们还以为,和魏无羡一样的人,叔父会不欢迎。



  "你很好,很不错,而且也不是那种心怀不轨之人,所以,你,可以留下。"


  蓝染微抬起头,"真的?"她与他们对视,"为何要这样?"


  "因为这里还是云深不知处,还是那个姑苏蓝氏所有弟子族人的家。"

 










云梦双杰手牵手,谁先脱团谁是狗。 为了蓝湛狗就狗,谁要和你手牵手。 你有蓝湛你有种,再回云梦我放狗。 你要放狗就放狗,我抱蓝湛你抱狗。 只羡忘羡不羡仙,说是天天就天天。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澄与狗对愁眠。啧,皮一下真好.


当蓝家后人穿越到千年之前 第三章(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几个星期忘记『懒得更文』了,今天补得好累。。。让我歇会。。。。
















  "岐山温氏。"

  场面依旧很盛大,人来人往。时辰到了,队伍入场,众人开始角逐魁首。女孩一路披荆斩棘,可以说是十分顺利,不知将多少人送下场后,比赛结束,她毫无悬念的成了一甲。

  这让所有人对她刮目相看,也开始关注她,她的一言一行,身份家世等信息都在被人议论纷纷。但是女孩并没有多高兴,相反,好像还有点生气,时不时的发呆出神或又在写着什么,接着便把那张纸用灵力轰成灰烬。


  叔父察觉到了女孩的异象,便询问当时在女孩身边跟着的门生弟子,他们却禁闭不开口,说宗主不让他们告诉别人,包括她的叔父。

  这场比赛过后的一天,门外的小厮报道:她的叔父,给她定了亲。

  女孩瞬间懵了:什么情况?!她晕晕乎乎地走到大堂里,看见叔父和一个中年男子有说有笑的,男子的旁边还有一个男孩,看上去非但不腼腆,反而还有些嬉皮笑脸的,男孩见到她,还挥挥手,打了声招呼:"蓝宗主,好久不见啊!"




  没错,他认识女孩,而且,他第一次见到女孩的时候,女孩。。。在洗澡。。。。

  嗯,于是男孩被女孩当做淫贼丢出去,又把他抓了起来。尽管男孩当时拼命解释,说自己只是偶然路过,绝没有别的意思。女孩可以说是又羞又恼,生气又不知往何处发,也不可能打人,最后摔了摔袖子,走了。但是,她发现男孩一直跟着他们,死皮赖脸的缠着女孩。那人看上去没什么厉害的,穿着太阳纹衣袍,估计就是那里的某个纨绔子弟呗。女孩就任他跟着,不过那人好像还有点实力,最后竟马马虎虎的混了个四甲。




  出去后,男孩又一直在女孩的身边,问她的姓名,年龄,住址,身份等这些东西,女孩烦了,索性不理他,转身就走,那人见不成,又去纠缠跟着她的那些人,他也没管。反正这人也问不到什么,她那时这么想到。现在女孩发现,她,想错了。

  女孩仔细打量了一下他,又看了看坐着的长老们,定亲的人以及摆满了地面的聘礼。

  『原来是他,早就该想到的。这人好像叫,温熠南

?』女孩想了想,整天就这幅吊儿郎当的模样,看上去也不靠谱。


  她向长辈们问过好后,转身就走,直接无视了男孩。

    "你干什么?!"女孩感到自己的抹额一松,接着回过头去,发现自己的抹额正在男孩手中握着。

  "那个,蓝宗主,我……我看见你的抹额有点散了,想帮你重新系一系。"他有点手足无措的看着女孩,手上的那条抹额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女孩的脸有点红了,她一把拽过自己的抹额,也不管什么雅正不雅正了,直接跑了出去,眼里似乎还有泪光在闪耀,随着风滴在空中,落在了男孩的脸上。

  男孩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看女孩跑出去的背影,她好像,很难过的样子诶。

  男孩追了上去,到了她的房前,房门紧闭,里面传来一阵阵的抽泣声。他伸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门。


  "滚!你这个伪君子!不要来烦我!"女孩向门外吼着,"都是你,都怪你!"现在轮到男孩懵了,我,怎么了吗?

  女孩在房里哭了一天,男孩也在门外站了一天,直到她的叔父过来—

  "咚咚。"叔父敲了下门。

  "温熠南!我不是说了不要来烦我了吗?!"

  "蓝染微!"她的叔父用很强硬的口气对她说,"你今天这样做是不行的,你现在是一宗之主,不是以前的什么大小姐,所以这种脾气给我立刻停止。你今天把人家温公子丢到一旁,连个招呼也不打,还向人家大喊大叫,你的雅正呢?你的规矩呢?那些家规白抄了是不是!"



  女孩突然不哭了,一会后,门被打开了。她有些倔强的看着叔父,揉揉眼睛,道:"那也是他的错,谁叫他不经允许随便碰别人的东西,更何况还是我的抹额。"她的叔父叹了口气,摸摸她的头,跟她悄悄说了什么,便走了。女孩看了看他,那目光,隐隐带着些嫌弃、厌恶的感觉。他只好尴尬地说了声再见。

  第二天一早,男孩就被门外的敲门声吵醒了,他起身开门,却看见女孩和她的叔父站在门口,叔父用手推了推女孩,她走到他面前,道:


  『温公子,昨日,是染微鲁莽了,如有不妥之处,还望见谅。』男孩不好意思地刮了刮鼻子,笑着说了一声没事,然后便把女孩牵着走了。女孩问干什么,他说

『向你赔礼。关于昨天的事。』

  她望向叔父,叔父点了点头,她便和男孩走了,去了山下的彩衣镇。

  这天刚好是七夕,有灯会。女孩从这头逛到了那头,玩了好久好久,但她很开心。哼,要是不逞这个机会好好的浪一浪,坑一坑他,心里就不舒服,反正是他向我的道歉,那么。。『嘿嘿嘿』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只知道三日后女孩从小镇上回去,手里拎着一袋零食,边走边吃,后面的男孩提着几大包的东西,背上还背着一个大包,当然,这些全都是女孩的杰作。


  之后,男孩就在这待了一年,听学。那人意料之外的很听话,不仅上课比其他听学子弟认真的多,功课也如质如量的完成,更重要的是,他和那些人不同,有着责任心与正义感。


  『岐山,出了个怪胎情种呢。』这是当时的人们对他的评价。

  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那人临走前,塞给女孩一个物件,还神经兮兮的说要等他走了才能打开。

  回去后,一堆人围在了她旁边,求着她打开看一看。

  『那就,打开…看一下?』女孩说,他们直勾勾地盯着女孩和袋子,眼里透出期盼『八卦』的光芒。

  解开绳子,里面露出了一颗颗圆润的红豆,上面还压着一块很小的白玉,上面刻着"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不知是他们有神经还是怎么的,马上就在起哄,不过声音很小,想来是不愿被叔父听见。有人还不怀好意『满脸八卦』样的看着,还有人指着袋子,说什么人家对你有意思之类的


  然后她就去问叔父,有意思是什么意思。叔父正在喝茶,听见她问这个,猝不及防的喷了一地,接着就问她是谁告诉她这个的,她如实说了。


  然后不久,当时在场的那些人,都被罚抄《雅正集》100遍,外加家规十遍。

  女孩也不知为什么,总感觉他们好惨,啧,真可怜。

  后来,女孩慢慢长大了,也渐渐明白了,呵,早知道,就再让他们多抄十遍家规了。

  再到后来,岐山吞并其他仙门,如不从者赶尽杀绝,其余家族因族中叛变,无力抗衡。

十五岁了,她依祖规,取字为【玄明】。等到十八岁时,已经能独自处理族中事物,不需要叔父伤神了。就在这个时候,家中三十三位长老集体叛变,归属于岐山麾下。并将她天生自带怨气,可控尸御恶灵入鬼道一事为借口理由,扬言道女孩只要改过自新,将藏书的禁地内的鬼道修习功法及邪物交出,退让宗主之位,便可当回她的无忧无虑大小姐。如若不然,格杀勿论。




  女孩不肯,那些子弟和其他家的人也不让。很庆幸现在,现在的玄门百家已经不像几百年前那么老古董了,因为有夷陵老祖魏无羡的先例,其他的世家也慢慢接受了鬼道修习一事。纵使她入鬼道又怎样?这么多年她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做个宗主也称职负责,资质比谁都优秀,也比谁都努力。


  结果就在翌日晚上,正巧也是农历七月十五,女孩的生辰,各大家族派人去贺喜。就是这一天,岐山趁各家家主都不在家,去庆生之际派人闯入个家族,包括女孩儿那,到处烧杀强掠,见人就杀,见物就拿,抢完杀完就放一把火全烧了。


  当时女孩儿就像当时看见父母哥哥他们的死状,他们的样子也是这样的,这样的不甘,怨恨。

  那些人一路杀一路到了藏书阁外,女儿和叔父,守在门外,可是后面她发现,她根本就无力回天,因为,她的灵力,不足了。


  那些人见此状,纷纷跑向女孩儿,他们想抓住她。就在此时,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是那个男孩儿。男孩儿挡在她面前求那些人,求那些他的宗族长辈还有他的父亲放了女孩儿,让她走。那些人并没有因为他而同意,反倒想把男孩儿一同打晕带走,男孩知道没有办法了,趁他们不注意用攻击制造混乱后,将女孩和叔父带走了,去了乱葬岗。



  她很诧异,为什么那人要帮助他,那人不是应该…向着自己宗亲那边吗?他们跑进了深处,在半路上她问男孩会什么帮助他。男孩拽着女孩的手松了一下,淡淡笑了,他说他喜欢女孩儿,他对她,一见钟情。

  她愣了,愣了好一会儿,还是男孩说先去解决另一些麻烦,然后叔父领着女孩儿继续往前跑。男孩转身便走,女孩却伸出了手,第一次拉住了他

『等我,我办完这件事。等我。』她说。




『…好』

  她望着那人远去的背影,望了好一会儿,才走。然而事情已经到了更严重的地步,那群人很快就追了上来。而男孩也在半路上被打晕,劫走,被关在了地牢中。他则在乱葬岗的悬崖上和叔父被困在了这儿,女儿又不知打了多久,最后…



  『最后叔父死了,女孩,受了重伤,心灰意冷跳崖自尽。』

  ——姑苏蓝氏第444任宗主蓝染微,习鬼道,入歧途,被岐山温氏围于乱葬岗之上,临死前幡然醒悟,自尽而亡。







嘿嘿嘿,其实橙子那一支温氏血统是很纯滴!至于是怎么样的,看看在哪一章里能插进去再说吧

当蓝家后人穿越到千年之前 人设

姓名:蓝染微


性别:女


年龄:18


生辰:七月十五


武器:灼昼『剑』,玄圭『琴』,阴虎符『已滋生出符灵』


字:玄明


身高:163




性格:逗比一个,随性,乐天派,可以很好掩饰内心,看起来就是一个……小含光君,看起来冷漠无情。憎恶分明,自学『创造力』很强,可以依据身边环境的变化及自身感受现弹『编』琴谱,不像让人担心,很懂事、乖巧,有的粗心『健忘』




特点:抹额是冰蚕丝做的,凉冰冰的『据说是因为某蓝大小姐小时候嫌抹额系着太热,不愿意戴,她母亲就用冰蚕丝做了抹额,因为冰蚕丝凉快。。。』,有点点看上去很好看『屌』的银色光芒。校服为中长袖,比较轻便,衣裙连体,有春夏冬装。『有时忘穿秋裤。。。』腰间垂一小巴掌大的白玉佩,衣内常年放着一红白香囊,中为红豆+薰衣草。眉目清秀可人,柳叶眉眼,手指稍细长,身材匀称,偏瘦。





喜:对她好的,无论是人还是妖亦或是走尸鬼魂,在是甜的,尤其是糖。


恶:因正义感爆棚,不喜坏的事物,前期加个温公子,后为整个温家。











姓名:温熠南


性别:男


年龄:20


生辰:四月初二


武器:归明


字:祁辰


身高:177


性格:很暖『撩』,很会关系人,会处理突发事件,遇事较冷静,厨艺不错,会补衣服『缝衣服也行』,喜欢逗『捉弄』人,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自己矮『特别是穿越回去了之后,但没买过增高垫』





特点:没理由地嫌弃归明剑,总是拿它种萝卜或是给蓝小姐种白菜挖白菜。脸上初见狂傲『沙雕』之气,偏剑眉星目,但较柔和,皮肤有那么点过于白了,连女孩子都嫉妒的那种。手肘处有一红日印记,不穿短袖,衣摆缥缈『飘逸。』



喜:蓝小朋友,甜的、冰的、辣的『so,经常肚子疼』


恶:蓝家的药…膳算吗,黑糊糊一碗,还很苦。练习,抄书『家规』啥的。


emmm。。。

最近,没错,要。。。段考了。。。没时间更了,我的年级前三十还在等我,【好吧,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么就像她一样,尽力两周后再更。






更嘛,四章左右,外加一个人设,可以点梗番外,算是补偿,感谢各位最近的支持!我,一定不会弃坑的!一定会完结的!


当蓝家后人穿越到千年之前 停更通知

emmm,因为母上大人,所以。。 。会暂时停更一两个星期,让诸位失望了,真是不好意思,对不起。


当蓝家后人穿越到千年之前【第三章】上

听了蓝染微的一番话,一干人都难以置信,蓝思追还好,虽然尽量控制住了,可蓝景仪的下巴还是快要脱臼了似的。

  好吧,其实蓝染微自己也觉得自己说的不是真的,但那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啊!!!她只是不断的打量着,很快她就在一旁的桌子上看见了灼昼和玄圭,这个,不是她的佩剑和琴吗?

  旁边的他们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也是,毕竟穿越这种东西不是人人都可以遇见的,再说穿越回来的还是自己的后辈,还需要时间适应啦。

  "唉,算了,我还是拿个东西证明吧。"说着她便把手中的阴虎符给他们看,"喏,信了吧。"

  额(⊙o⊙)…然后一群人真的就控制不住了,有人打了个踉跄,还有的,比如魏无羡,直接拿蓝染微手中的阴虎符和自己的阴虎符对比。

  "是真的。"当看到魏无羡眼中的确切无比的神色时,他们,信了。

  "对了,染微姑娘,你的剑上的剑气有点特别,常人不能轻易靠近。还有你的琴,这做琴的材质,好像是……"

  "嗯,没错,是玄圭,"她望着琴,点了点头,"对了,我有个故事想讲给你们听,有点长,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有一个女孩,他生于七月十四与七月十五两天的交界之时,那是阴阳两气混于人间,而后鬼门大开,届时乃是一年之中阴气最浓郁之是,无数的魂魄及怨气,戾气涌向人间。女孩一出生,两股气体,一阴一阳化为一缕缕的力量,围绕在她身边,最后流入她的体内。



  女孩的父亲是一宗之主,母亲是大家闺秀。父亲见她身周黑白环绕,便给她取名为"太极"。

  "噗,这名字,也太……"魏无羡无语了。。。

  "嗯,是啊,是有点好笑。"她又继续说了下去。女孩有一个哥哥,一个叔父。她并不知道哥哥多少岁了,就连她的父母也不知道。女孩出生时她的叔父因有事离开,直到她快满月时才回来。她的叔父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把他的父亲拉到室外,好好地"谈"了一番。而后将女孩改名为"染微",意为未染尘微。



  在她五岁时,她大哥帮着族中其他弟子除祟,他们到了东海鲛人生活的地方。他大哥费尽千辛万苦,斩了邪物,还教会了鲛人们如何保护自己,与人类共处,鲛人们很感激,族长就将当年大禹治水时舜赏赐的玄圭,赠与了他。


  女孩的父亲用了五年的时间,将玄圭石雕刻成一把琴,就叫"玄圭"。女孩很高兴,因为有了琴,她终于可以练习琴艺了。在她十岁生日后,她的父亲,母亲和大哥大嫂等人去了乱葬岗,不知干什么,只说很危险,可能有去无回。


  女孩也想去,但被拒绝了。父亲第一次用很严厉的目光看着她,让她和叔父好好的待在家里,等他们平安归来。

  女孩答应了,她在家里等了很久,差不多一个月了,他们却杳无音讯,女孩着急了,她想起了父亲临走前说的话,她害怕出了什么事,于是在一天晚上,她偷溜了出去,背上背着那把琴,以及她大哥送给她的剑。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出去,还是在晚上溜出去的,去的还是那种地方,她不知会发生什么,手上还攥着一件东西。

  女孩漫无目的地走,她还没学御剑,就徒步走了十来天,她几乎没有休息,赶到了那里。那很黑,很可怕,至少对于当时的她来说是这样的。地势陡峭,悬崖险峻,死人,腐尸,骷髅数不胜数。她不知道去哪里寻找父母,她记得问灵可以询问灵魂,可以问出他们有没有经过这里,凡是人,所过之处,必然会留下一丝踪迹。只是女孩还没有学多久,只会一些简单的,于是女孩就急了,在包裹里翻啊翻,找到了问灵的《教学读本》。


  一个又一个的灵魂从她身边经过,她也问了无数个,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找到,只是一直重复地做,她的琴艺,好像也越发的精湛了。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十几天?也许吧。女孩这些天越走越深,离入口越来越远。说来也奇怪,这么多天下来,那些恶灵、怨灵非但没有伤害她,反而有点主动帮她的意思。也许是因为自己的体质?反正她从小对这些东西有很强的亲和力,这种感觉,甚至比灵力带给她的还要亲切。


  终于有一天,一个偶然经过的灵魂对她说,他看到过类似的一群人经过,不过他们看上去很急,像是在逃跑,躲避什么人的追捕似的。她听了这个灵魂的话后,更着急了,经过一番询问后,她猴急往乱葬岗深处奔去。他们后面,肯定有人!

当她走进深处,迷了路,却没有看到一丝有人来过的痕迹,就在她寻找的时候,她。。。脚滑了一下,掉进了旁边灌木从中的一个很隐蔽的山坡。

  接下来的一幕,让她永生难忘。山坡下有一块很大的平地,只见众多佩剑,古琴散落一地。残肢布片,血浸黄土,女孩看见了父母,哥嫂的剑,上面粘着班班血迹,身体,也早已破碎不堪。她木然了,很快,她便跑到一旁,开始剧烈的呕吐起来。若真要形容的话,那真真是一个尸横遍野,骸骨丛生。一股又一股的腐尸味充斥着女孩的鼻子,并蔓延到全身,很不舒服,很恶心,至少是对于那时只有十岁的她而言。
  她僵硬地将东西捡起,全部擦拭了一遍,它们的主人,生前肯定很爱护它们吧。然后再把残肢拼凑在一起,那种感觉,就是你觉得自己很适应不了这里,很害怕,但又不得不做的样子。

  又是好些天过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离家出走多久了,但她有点想家了。她看看手头所谓的"工作",算了,事还没做完,在忍耐一下子,就可以了。

  直到有一天,她听见山谷上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呼喊声,这是叔父在叫她的名字!她几乎是半爬半跑地奔过去,用尽全力扑进叔父的怀中。她哭了,伤心,难过,恐惧,愤怒,不知所措,还有一点点的欣喜,都夹杂在女孩的泪水中,释放了出来。

  他们将那些尸体带回去安葬,女孩也因为是前任宗主所遗留的唯一血脉,且天赋极高,就自然而然地坐上了那个位子,女孩知道,这其实都是叔父力排众议的结果,为了保护她。

  她在那个位子上,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风景,体验了常人不能体会的艰辛。

  那年,无数来求亲定婚的人踏破了门槛,女孩不知道他们来干什么,只是身边突然多了好多小哥哥,都很关心她,照顾她。

  和那些人相处久了后,叔父就会问她,这些人中有没有喜欢的,她不知如何回答,只是觉得那些小哥哥对她很好,就像大哥大嫂一样。

  叔父知道了后,似是早已料到了,摸了摸她的头,让她回去了。

  她很纳闷,因为她并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是父亲对母亲和大哥对大嫂一样的吗?她这么理解着。渐渐的,那些来提亲的人全走了,而且后面也几乎没有人来了,所有的家族和人都明白了:她不会喜欢上任何人。

  除他们之外,就连女孩自己,也知道了自己的状况:体质特殊,无情根,无欲。不就这个东西吗,没了就没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是她当年的想法。


  那个想法,直到三年后的那次清谈盛会。第一天的比赛,也如期举行。五大家族的代表队也按时到达集合地。

  "等等,五大家族?"他们皱了皱眉。

  "没错,兰陵金氏,姑苏蓝氏,云梦江氏,清河聂氏,还有……"蓝染微的眼中闪过一丝惆怅。






嘻嘻,大家猜到男主是哪个家族的吗?差不多第四章就会揭晓哦。emmm,然后因为第三章内容有点多,还没打完,先当做上吧。。。『如果实在打不完可以先用人设来充一下吗?』
 

当蓝家后人穿越到千年之前【第二章】


  ——云深不知处

  "怎么样了,那位姑娘,知道是族中的哪位弟子了吗?"蓝曦臣站在房间外面,问道。

  "宗主,那位姑娘的身份,已问了。并无一人知道她是谁。"蓝思追和蓝景仪答到。这使蓝曦臣惊异到了,既然不是本家弟子,那为何穿着云纹衣袍,系着抹额,更重要的是他还从没有听说过除了他们姑苏蓝氏之外还有哪个家族使用七弦琴的。


  "而且,我们在用灵力给她疗伤时,发现她的体内,还有另一种力量在调和她的身体,这种力量好像是……"他们忽然不说了。

  "是什么?"站在边上的魏无羡有点好奇的问道。

  "是……怨气……"蓝景仪硬着头皮说道,眼睛还向那边瞟了瞟。

  "怨气?"蓝启仁摸了摸胡子,看看蓝忘机和蓝曦臣,又看看房内。

  "如果真如景仪说的那样,是怨气的话,这丫头,恐怕……"会给仙门百家带来麻烦。

  "啪——"房内传来一阵杯子打碎的声音,他们推开门去,只见方才他们所谈论的女孩,此刻正望着那些杯子碎片,有些手足无措。

  "姑娘,你,还好吧?"有人小心地问了一句。

  房里的少女听见有人叫她,回过头去,看见那么些人在房间门口。

  "请问几位前辈,这里,是哪里啊?"她上前鞠了鞠躬,"还有,你们是谁啊?那家的?"

  如果说开始得知她体内可能存在怨气时是紧张的,那么现在得知她连他们都不知是谁,更不知身处哪里时,他们是非常无语的。

  "等等姑娘,你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脑子摔坏了吧,怎么会连我魏无羡都不认得?"

  『魏无羡?!这这这…这不是我蓝家先祖吗?还有,我不是从乱葬岗上掉下去吗,怎么又从天上掉下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到底怎么回事啊!』少女的内心瞬间如同弹幕一样刷屏多条,千言万语都不知如何表达。

  没错,这少女就是蓝染微,此刻不仅仅是她,门口的几人也很蒙逼,这女孩,不会脑子真坏了吧。

  "那,这里是不是姑苏的云深不知处?"蓝染微有看了看魏无羡身边的几人,"那你们,是不是含光君,泽芜君,和蓝启仁老先生?"

  "额,是的。"魏无羡有些无语地看着蓝染微。

  她顿时觉得不知怎么了,就是感觉好尴尬!她强忍着惊讶,闹闹脸,说道:"在下姑苏蓝氏后人蓝染微,来自千年之后,造人陷害,跳入乱葬岗,却不知为何穿越了。。。"





好了Y(^o^)Y,第二章!~\(≧▽≦)/~

【魔道祖师衍生文】当蓝家后人穿越到千年之前【第一章】

新手上路,请多指教!(>^ω^<)

2018年 七月十五

  夜深。乱葬岗上无数走尸修士纠缠在一起。打斗,,屠杀,流血,死亡。——这些人,不自量力!蓝染微对着他们,笑了声。



  "妖女,速速交出邪物阴虎符,吾等还可饶你不死!"
  "饶我不死?"她站在悬崖边,一身白衣早已被鲜血染红,"算了吧,别假惺惺的了,你们拿到它之后,难道会放过我?要知道,只有我死了,它才能对你们进行认主。"她顿了顿,"你们不就是想吞并仙门百家才想要它嘛,还说什么为民除害。"


  为首的一人露出眼中狠毒之色,说道:"看来蓝宗主很清楚我们要干什么嘛,既然如此,还是不要反抗的好,不然会发生什么,我也不能预料。"

  废话这么多。蓝染微想着,挥手就是几波灵力过去。

  "棋儿,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你快回去。"她赶紧回头,说道。

  "嗤——"一声,她只感到胸口一阵疼痛,低头望望左胸上的短匕,蓝棋她,怎么会,怎么回事。

  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匕刃以完全刺了进去。

  "哈哈哈哈哈,"他们那些人已经向她走了过来,"怎么样,蓝宗主,不仅你们蓝家三十三位长老背叛了你,你看看,被自己的妹妹送上了路,恐怕也不好受吧。"

  蓝染微此时捂住胸口,狠狠地盯着他们。好,既然你们都串通了我身边的人,以夺取它,那我,变必定不能让你们如愿!

  少女纵身跳入崖中,手中任紧紧地攥着那枚阴虎符。

  『爹,娘,大哥,叔父。染微,对不起你们。』

  『我的生命,就在这里打止了吗?可他,还有那些人,他们还在等我。』





  以上就是染微的昏迷经过啦,放心不会拆cp的,毕竟她是穿越回原著故事结束后的时间,至于有什么cp,请看tag哦。

PS:阴虎符这个东西会有很大的用处哦,不止限于召唤走尸或巴拉拉小魔仙(呸,什么呢)